寻诡者

0712 绿门探亲(下)(1/2)

本站域名已更新,请记住:yndijiaoluoshuan.com

夏日的烈阳垂散大地,森谷里升腾起一片白雾。

碎石小路上,舅舅水光舰带着黑渊在林间缓缓穿行。

他们今天要去见一位故人。

“到了。”

整面朝南山麓上,立着绿门族人的坟茔。

看着衣袂翻飞的年轻人,水光舰在心中不住叹息。

“这是你外公为你母亲立的坟茔。小渊,很抱歉,因为你父亲的叛族罪还没推翻,你母亲只能勉强在这偏远之地竖起一座碑了。”

他们所在之地,远离族人坟茔,空旷的林地里零落散着几座无字碑。

有些碑身已经歪斜,上面爬满青苔。

水家不敢明目张胆给水星儿立碑,只能在这偏远之地,立一块巴掌青石无字碑做纪念。

母亲的坟茔还算整洁,旁边还栽着几种不知名的花卉,坟茔上的杂草很少,看样子是经常有人保护的结果。

“你母亲每年忌日那天,你外公都会带家人前来祭奠。知道你今年要回来,石碑没让人打扫。”

水光舰手里提着一个篮子,里面放着一些简单的清扫工具。他在篮子里翻找,拿出一条干净的毛巾,又把带来的未开封的清水润湿毛巾,递给外甥。

黑渊跪下,与无字石碑齐平,小心擦拭上面生长出来的青苔、灰尘。

“母亲,儿子来看你了。”刚说完,眼泪就大滴大滴往下滚落。

25年又10个月前,水星儿听闻黑槐擅闯族冢秘境,闯下大祸,一气之下,腹中孩子提前出生,她没有准备,只能在匆忙间降下孩子。

舅舅水光舰告诉黑渊,当年他母亲生他那天,气候突变,天降蓝龙,整个青州笼罩在一片黑暗之中。

当时他们并不知道黑渊早产了,因为黑槐的一意孤行,因为水星儿的倔强要强,未婚先孕的她和家里人闹得有些不愉快。

黑槐在青州某地给水星儿找了个临时安置的地方,两人便在那里生活了一段时间。

他出生时,青州迎来了百年难遇的暴雨天气,无数道蓝龙撕裂天穹,雨水倾盆而下,整个青州百姓处于深深的恐惧之中。

“天将异象,是不世之材出世的迹象,可当天你父亲叛族,大家便自动联想到了忽略了那件事,而忽略了你的出生。”

“呵,不世之材,我可不要什么虚名。我要母亲活过来。”黑渊说着任性的胡话,发泄心中多年愤懑。

水光舰知道年轻人在发泄,没有责怪、阻拦。

“暗说她发现难产和距离你出生之间,是有时间的,她完全可以向我们救助,偏偏她生来就那个性子,我们几兄妹中,你母亲出了名的倔强,......”舅舅满脸遗憾,水星儿活着的时候,他最是疼爱这个妹妹。

“你父亲意气风发,冲动张狂,你母亲倔强执拗,倒是绝配。”水光舰讪笑出声。这对欢喜冤家还活着的时候就闹腾,死了这么多年,都不安生。

还把唯一的儿子拉下了水。

如今,在九监,谁不知道黑渊的大名?一家三口都是奇葩。

自己舅舅的这番调侃说到黑渊心坎之上,他无力反驳,也不想解释。

整件事本就透着邪门。

“你们得到我出生的消息是什么时候?”收敛起触动,黑渊开始向舅舅发问。

“嗯......我们差不多和黑九同时间抵达,到的时候,你母亲已经.......”水光舰有些不敢直视大外甥灼灼的目光,对于大妹之死,他们本来就有不可推卸的责任。这些年又忽视冷落黑渊,心中总有些惭愧和自责

(本章未完,请翻页)

的。

“既然我母亲选择故意隐瞒,你们又是通过什么渠道知道消息的?”黑渊继续追问。

水星儿一开始就没向任何人呼救,又为什么在难产待死时心意改变,通知了黑九和水家?到底是母亲临死生出感悟,还是有什么插曲。

水光舰面色一正,表情变得极为严肃,思忖片刻,犹豫着开口:“当时是你外公接到一通电话,是你母亲临终前留下的讯息。”

“内容是什么?”

这件事舅舅水光舰记得特别清楚,旋即将讯息内容一字不落地说出来。

“你们有什么看法?”

“什么什么看法?小渊,你到底想问什么?”水光舰有些慌乱,这大外甥的每个问题都踩在他意想不到的地方,弄得他都心慌了。

“我是问,你们对我母亲传来的讯息内容有什么看法?”见舅舅还是一脸疑惑,黑渊摇头,把话说得更明白:“舅舅,你觉得那条讯息复合母亲生前性格吗?”

“这......”水光舰真的被问倒了。

在问心关,黑渊见到了母亲生产时的情景,可这幕情景在他离开问心关时,外面的所有人都将其遗忘。

因为在那幕场景中,神棍守望出现在母亲身边,将残页从母亲怀中挪到了刚产下的麟儿身上,随之,残页变成光点,融进小小婴儿身体里。

婴儿承受不住残页的融合,痛苦地挣扎起来,神棍守望张嘴说了一句什么,旁边还有神志的母亲旋即做了个出乎黑渊意料的动作,她竟生生掏空身体,让自己流出更多鲜血,然后将痛苦挣扎中的婴儿拖到血泊之中。

孩子的挣扎逐渐平静,母亲却慢慢直接走向死亡。

所以守望在黑渊12岁时来见他,告诉他不要畏惧梦境,那是黑渊母亲死前留下的馈赠。

用鲜血触发的强制融合。

黑渊身体里,与其完美融合的残页,带着母亲的鲜血。

是守望强迫残页与婴儿融合的,是守望告诉母亲的话里,带着明显的导向,让还有气息的母亲做了惊人的决定,牺牲了自己,才使得残页与婴儿融合。

现在,黑渊开始怀疑母亲临死前留下的讯息是否出自她手。

因为在问心关,母亲闭眼前,没有给任何人打过电话求救。

结论只有一个,是守望伪装成母亲,通知了黑九和水雄髯。

守望到底想做什么?

母亲是不是还活着?

那天的异象或许不是表达不世之材出世,而是黑渊融合残页而产生的奇迹。

这一切,都是守望的手笔。

他用异象掩盖了残页融合的奇迹。

其实黑渊早有此猜想,只是等到绿门,有了确切证据才做肯定。

舅舅念出来讯息,不完全符合母亲生前的脾性,有种刻意模仿的感觉,或许是因为母亲的死给水家造成了很大冲击,这个痕迹才被人忽略过去。

“小渊,你是不是想多了?”

黑渊却突然不想追问了,关于母亲的死,自己与残页的融合,整件事都不是凡人能理解的现象,这件事触及守望,就算他现在得出准确推论,也不保证和任何一人说出来,事后他们还会记得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