穿成极品老太太后,我成了全村的顶梁柱

第四百一十章 挑准了时机过来的?(1/2)

本站域名已更新,请记住:yndijiaoluoshuan.com

翌日,陈瑜就在同福楼的花厅里待客。

所有要跟苏家合作的商人都被请了过来,每个人的契书上价格位都是空着的,陈瑜让所有人都看过契书后,再被带到花厅里,价格谈下来后,签契书。

风上明野并不着急。

在花厅外面接待他们的人是两个小少年,他几次打量萧祈玉,偶尔萧祈玉抬头看过来,都会露出人畜无害的笑容,风上明野颔首回应。

旁边苏谦修端坐,旁边是冷香伺候着研墨铺纸,但凡看过契书,觉得可以继续合作的商人都详细记录成册,苏家明白说过,细化到每一个国家的没个地方,只有一家能经营苏家的货品,并且务必要与货品相关,比如做布匹生意的人,可以签订绸缎的契书,做胭脂水粉的生意人,可以签胭脂水粉的契书。

之所以这么做的原因,就是更多的把这些可以漂洋过海的商人抓到手里!

风上明野很佩服这位明珠乡君。

属下曾说大越国民间老妇被封乡君,因其献粮种有功。

如今看来,也不尽然,苏家的崛起令人匪夷所思的地方太多,速度太快,而这位明珠乡君的本事,根本看不透。

他曾亲自到青牛县探访,得到的消息虽然散碎,但也能大概看得明白,苏家的买卖不在明珠乡君手里,都是各房儿女在掌管,可大越国的风俗,千口之家主事一人,很显然这位明珠乡君是做主的人,并且绝不是外人看到的那样,不管家里的买卖,反倒是对家里的买卖了若指掌,对家里的人更是如此,知人善用也不过如此,真是个奇怪的人呢。

陈瑜的面前,各种肤色的人不断更换,说的都是南腔北调的大越话,其中有几个不会说大越话的人,都带着一个大越人给翻译,这些大越人穿戴长衫,书生打扮,徽州口音。

果然有需求就是市场,而临海的徽州府在经济这方面,占据的优势太明显了,如果崔守正能心胸开阔点儿,必是有大作为的地方,崔守正私心太重,梁子谦是真行!

价格永远是重点,陈瑜并不让步,这些来合作的商户都是自己国家的翘楚,商人的敏锐嗅觉也是让步的基础,苏家的货品太好,他们不想把这么好的赚钱机会让给别人。

慢慢的,外面的人开始三五个一张桌坐下来了,这些人来自同一个国家,因为苏家的规矩是细化到州府,所以他们的合作需要再细化。

作为旁观者的风上明野笑了,苏家所图甚大,这是要把大越国之外的国家都记录下来,再绘制海图。

他想的太对了,陈瑜就是这么想的。

如果之前,陈瑜的目标是大越国,那么徽州府这一趟,陈瑜的目标可就是远方了。

至于何时能开始运作,还需要等待时机,但提前准备是必须的。

这些签订了契书商户都被带到了同福楼的大厅里,今日的同福楼大厅也张灯结彩,并没有一个食客,要在同福楼吃饭的客人需订包厢,大厅里都是用来招待苏家这些合作商的。

这些人,那个单独提出来不是在商场摸爬滚打的高手?

可就算如此,他们也从没见过这样的安排,只是一个签契书的过程,都让人觉得苏家绝对可信,甚至实力强悍。

陈瑜迟迟没见到风上明野,手边的契书都是按照货品种类摆放的,在绸缎这一个匣子里,还没有契书。

原因有二,其一是崔家是朝廷的织造府,在丝绸布匹上的造诣是真不低,许多这方面的商人更愿意选择和崔家合作,其二就是风上明野了。

外面的人最后只剩下风上明野一个人坐在椅子上,余下的人都是同一个地方来的,需要跟苏家说明白自己的经营范围,这才能继续下一步合作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